又是一个十六号,又是一个春天到, 你不在,妄过一春又一春[泪][泪][泪] (@网易云音乐) ​

3月16日 10:20转发|评论

巴洛克时期确实是歌剧大量诞生的黄金时期,甚至说“巴洛克”与“歌剧”是同义词也不过分。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并不熟悉的巴洛克之“二”,歌剧的诞生》 http://t.cn/EIubY29 (来自@网易云音乐) ​

3月7日 10:56转发|评论

为王公贵族的生活增添色彩的巴洛克音乐的巅峰,就是歌剧。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并不熟悉的巴洛克“一”:巴洛克时代,究竟是远还是近》 http://t.cn/EITTRCK (来自@网易云音乐) ​

3月6日 14:26转发|评论

音乐用非常写实的方式将歌词内容强烈地表达出来,这正是文艺复兴时期没有的“第二实践”——它打开了巴洛克时代的大门。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文艺复兴与“音乐”的诞生“三”:转场意大利与开启巴洛克时代》 http://t.cn/EIC3BfX (来自@网易云音乐) ​

3月5日 13:30转发|评论

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前半段,声乐是艺术音乐的主角;而巴洛克之后的特征则是器乐文化爆发式的兴起——十六世纪便是交替时期。还有一点很重要——被称作“牧歌”的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文艺复兴与“音乐”的诞生“二”:作曲家诞生与扩张的十六世纪》 http://t.cn/EIJl2uw (来自@网易云音乐) ​

3月4日 10:39转发|评论

文艺复兴肯定现世的特点与商人(市民)阶层为中心的文化有很大关系。商人(市民)在任何时候都是现实主义者。现实主义并非不畏强权,只顾眼前,而是人们强调要享受眼前美好的事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文艺复兴与“音乐”的诞生“一”,佛兰德乐派》 http://t.cn/EItjfsA (来自@网易云音乐) ​

3月3日 12:58转发|评论

十字军东征接二连三的失败,教会威严扫地,鼠疫与骷髅之舞流行,西方教廷大分裂……《中世纪的衰落》中描写了十四世纪是个令人绝望的时代——人人恐惧世界末日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穿越中世纪音乐的迷雾“下”,从巴黎圣母院乐派到中世纪的黄昏》 http://t.cn/EIUIovk (来自@网易云音乐) ​

3月2日 17:25转发|评论

将艺术音乐看作“声音的文字”,在乐谱上写下的音乐,也自然而然地说明:艺术音乐是西方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阶层支配的音乐。所以说,艺术音乐从来就不属于普罗大众。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穿越中世纪音乐的迷雾“一”,格里高利圣咏与奥尔加农》 http://t.cn/EfdGEgk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8日 15:14转发|评论

如今,我们听帕克贝尔《Canon in D》;为烛光晚餐弹肖邦就跟在KTV里唱《青花瓷》一样理所应当——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些音乐已经跟“康乾盛世”一样遥远了。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西方音乐飘流指南·序》 http://t.cn/Ef8jMyN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7日 13:10转发|评论

多样化的个性使他能够同时写出深沉与陈腐的作品,在极权统治之下,维持艺术家的尊严。诚如哈恰图良所说,“肖斯塔科维奇的确是俄国音乐的良心。”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俱往矣,肖斯塔科维奇“下”》 http://t.cn/Ef06JlT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6日 10:40转发|评论

如今,不论是肖斯塔科维奇自己还是所属国家都已“俱往矣”,不晓得是否有人会在回忆之间去重塑公平的历史;还是主张向前看,不愿回头那段当年的黑暗。无论如何,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都是二十世纪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俱往矣,肖斯塔科维奇“上”》 http://t.cn/EfSV5Uo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5日 12:53转发|评论

二十世纪俄罗斯孕育了两位世界级作曲大师,尽管才情同样纵横寰宇;但在面对时局体制和意识形态所反映出来的音乐却大相径庭。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幻想与史诗的造梦者,普罗科菲耶夫》 http://t.cn/Efb76WC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3日 12:44转发|评论

浪漫主义(Romanticism)大约兴起于1820年代,到1910年左右逐渐式微,其主要特点是,让艺术尽可能表达人类情感,从私人心绪到国族之爱,多多益善,愈淋漓尽致愈好。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俄罗斯最后的浪漫主义,拉赫玛尼诺夫》 http://t.cn/EfzlRXU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2日 13:06转发|评论

拉赫玛尼诺夫 普罗科菲耶夫 肖斯塔科维奇 还有三个作曲家,专题《作曲家进阶篇》就写完了 接下来该写神马… ​

2月21日 17:14转发|评论

我们或许会说,斯克里亚宾的音乐尽管并非放之四海而皆耀目;但在内行有缘人眼中却是珍品。因为他的作品没有一首属于一般意义下的“标准曲目”。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面朝烈火,斯克里亚宾》 http://t.cn/EVDcm73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1日 13:37转发|评论

能够用音符将故事讲述的活灵活现,多姿多彩,也是一种不世出的才华,多元化的艺术世界同样需要这样的天才。如果在音乐史上挑出一位“说书大家”,那必定是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俄国音乐王牌说书人》 http://t.cn/EV1lPaV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20日 19:41转发|评论

鲍罗丁一直是专业的化学家,作曲只是副业。由于时间所限,他的作品相当鲜少;奇妙的是,这些乐曲品质精良、见解独到,替他塑造了不休形象,成为音乐史上的异数。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音乐、化学左右互搏的鲍罗丁》 http://t.cn/EVle42S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19日 10:40转发|评论

格林卡对俄国音乐的贡献除了留下许多范例以及素材让后来者踏着自己的足迹前行之外,也鼓舞了自我音乐性格独立创作的士气。他的创意以及透视能力比起贝多芬、威尔第、瓦格纳自然要逊色一筹,但基于柴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音乐与人生玩家,格林卡》 http://t.cn/EVKT5MB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18日 11:09转发|评论

又是一个十六号 ​

2月16日 11:35转发|评论

雷斯庇基擅长观察而非独立思考,艺术定位自然不能同威尔第、普契尼比肩;不过他运用多姿多彩的管弦乐法使得聆听其作品能立刻联想到意大利的历史荣光,仍属于一代音乐枭雄。不管学院派如何辩解 分享了知乐古典音乐的专栏文章《雷斯庇基,意国永恒、罗马不朽》 http://t.cn/EV2S8Or (来自@网易云音乐) ​

2月15日 12:46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