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两周,立春后回来。网站暂停更新,邮件也将无法及时回复。 ​

1月17日 12:07转发|评论

读过《The Ultimate Guide to Vintage Transformers Action Figures》 我的评分:★★★★ 尽管满纸的图片,仍嫌图片太少。看着图,能帮助回忆起小时候见到的一些实体玩具,那些真是经典的设计。http://t.cn/RJj6fye ​

2017-12-29 10:35转发|评论

读过《春明外史(上中下)》 我的评分:★★★★ 真是让人唏嘘的结局。原以为李冬青回来那节只是杨杏园病中的一段南柯,谁想杨先生就真的呜呼哀哉了。因为整本书是各种奇闻轶事贯穿而成,加之又是连载,并非每段都是好看,但涉及杨杏园的两段情感,写得还是很不错的。http://t.cn/RcTJ1IB ​

2017-12-29 10:24转发|评论

读过《郑振铎集》 我的评分:★★★★ 长短诸篇都很有意思,比如“俗文学”的概括、“伍子胥”和“伍云召”的比较、三国演义的演化等,都是不错的选题和文章。唯一从主观情感上不太能接受的一个论点是,郑老认为中国的戏曲是从印度发源而来。http://t.cn/RHt4PdH ​

2017-12-27 10:45转发|评论

再说林冲踏着那瑞雪,迎著北风,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开了锁,入内看时,只叫得苦。原来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因这场大雪,救了林冲的性命:那两间草厅己被钻烟囱的圣诞老人压倒了。 ​

2017-12-25 08:24转发|评论

《清代野记》载:张文祥刺马后,“上海戏院编出《刺马传》全本,皖抚英翰闻之,亟函请上海道涂宗瀛出示禁止,并为马请祠请谥,铺张马之功几与曾、胡埒,裕庚手笔也。英与马同官安徽,有休戚相关之谊云。厥后乔勤恪有七律咏其事,末二句云:‘群公章奏分明在,不及歌场独写真。’” ​

2017-12-18 22:21转发|评论

手机用户现在访问戏考的诸小站会看到更方便小屏幕浏览的页面布局啦!谢谢大家多年来的捧场,以及多年来在小屏幕上费劲地挪来挪去。[委屈] ​

2017-12-16 10:45转发|评论

《清代野记》载:咸丰时,“有雏伶朱莲芬者,貌为诸伶冠。善昆曲,歌喉娇脆无比。且能作小诗,工楷法。文宗嬖之,不时传召。有陆御史者亦狎之,因不得常见,遂直言极谏,引经据典,洋洋数千言。文宗阅之,大笑曰:‘陆都老爷醋矣!’即手批其奏云:‘如狗啃骨,被人夺去,岂不恨哉!钦此。’不加罪也” ​

2017-12-11 21:30转发|评论

关于有人主张不再讲述和歌颂岳飞抗金,#邓广铭说#:“怎么可以抹煞这些铁一般的历史事实而硬说什么内外应该有别呢?我们现在正把爱我中华与修我长城相并提出,而且还把我们的海军比作海上长城,难道我们可以因为古代长城是中华民族内部矛盾的一个产物,而主张把长城一词避讳,把长城整个拆除掉吗?” ​

2017-12-11 08:25转发|评论

#邓广铭说#:“清朝的乾隆皇帝对岳飞的崇敬,说明他知道宋、金战争已经成了历史陈迹,旧帐无从算起,也不应当再作这样那样的计较,所以岳飞的名字和事功都不曾刺激他的感情,引起他的仇恨之感。何以我们已经学习了多年历史唯物主义的同志们,其认识水平和思想见地,竟还远远落在乾隆皇帝的后边呢!” ​

2017-12-11 03:39转发|评论

在读《汪荣宝日记》http://t.cn/Rq0n6Z2 ​

2017-11-29 21:12转发|评论

在读《我的两个世界》http://t.cn/RqJfpyI ​

2017-11-29 21:11转发|评论

在读《浦江清讲明清文学》http://t.cn/RYJN3Hy ​

2017-11-29 10:34转发|评论

以《斩黄袍》和《贺后骂殿》来论,赵光义应该把陶三春当奶奶辈儿的侍奉起来。 ​

2017-11-15 10:34转发|评论

#包天笑说#孔学被质疑,据传是位洋教士倡“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为愚民术。与蒯光典谈及,#蒯光典说#:“这是孔子的明白国家的政治,世界各国无论哪一国号称民主的国家,都是民可使由不可使知的。不必用句读给他辩护。说到传教士倡此说以诋孔,尤为可笑,他们的教会就是一个‘可由不可知’的大本营 ​

2017-10-27 21:00转发|评论

#包天笑说#以前旅行,行李累赘,除了带铺盖等,还要带便桶。“苏州人不能似北方人那样上厕所、登野坑,而必须要有一个马桶”。常出门的还有带夜壶箱的。苏州出的考究,似小书箱,中置夜壶,上有抽斗可放笔墨信笺,门上还刻字。有位老先生的刻了句古诗“诗清都为饮茶多”,问何解?答“诗”“尿”同音。 ​

2017-10-19 21:16转发|评论

包天笑四十多岁在北京遇到一位以相术著名的陈梅生先生,说包的手可以发财。包问发多少?陈说可得百万。#包天笑说#他当时正在穷困,从不做发财梦,也就付之一笑。谁知“到了民国三十七八年,通货膨胀,什么法币咧,金圆券咧,我偶然写写小说、杂文,一摇笔稿费就是百万圆,或不止百万圆呢。” ​

2017-10-17 20:48转发|评论

#包天笑说#他小时候,“苏州有一个禁令,城里只许唱昆剧,不许唱京戏。所以京戏到苏州来,只许在城外普安桥那个戏馆里唱。苏州当时的戏剧,以昆剧为正宗,其余所谓京班、徽班等等,都好像野狐禅、杂牌军一般。” ​

2017-10-17 20:47转发|评论

转一个。顺祝中秋快乐!

北冥乘海生 :双节之际,来点儿额勒金德的!家中尚余《计算广告》五册,现全部签名赠予读者。另外,本次赠书除了签名,还将加盖新制“大数据仁波切”印信,为世间仅有!欢迎转发,我们将于10.16日晨在转发者中抽取五名获奖读者!请关注我们留意结果。 ​

2017-10-4 21:21转发|评论

东北国民军第四军军法处长#高问樵说#:#郭松龄反奉#前,曾与李景林、张学良三人结拜,“自号小桃园。而张学良曾与郭密谋,命郭松龄暗杀李景林,并取代其职位。郭松龄未表示同意。在话后,二人同往李景林督署,值李昼寝,张学良用纸捻戳弄李景林鼻眼以为戏,谈笑很亲密。郭松龄由是鄙视张学良之为人” ​

2017-9-30 10:41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