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天笑说#:以前在报纸上连载翻译的小说作品,“也像现在的同文投稿连载小说一般,往往迫到当天交货”。他朋友陈景韩曾翻译一部日文小说,“已经译了大半部,不高兴译了,弄出一条狗来,把书中那个主角咬死了”。问何故,#陈景韩说#:“他也不是好人,死了就结束了”。 ​

4月12日 07:43转发|评论

谭鑫培在京西戒台寺院内壁上题《行脚吟》两首,其一:法华真谛索一乘,欲转金轮力未能。到处琳宫都访遍,最难相遇是高僧。其二:芒鞋竹杖任西东,欲向如来登大雄。枉费奔波半生力,那知佛在自心中。 ​

4月9日 08:30转发|评论

之前发的漏一“父”字,以致通篇皆误。幸得@马甲君要努力 指正,感谢。当然,野史,看个乐呵。

戏考小豆子 :《民国野史》载:叶恭绰父六十一大寿,北京名伶演于湖广会馆,十八出戏中梅兰芳独演五出,梅说:“今日戏提调为冯五爷,冯与我交最深,不能不多尽义务”。有某督办庄某,“是日亦与此盛典。方梅伶登台时,急欲小遗,而左右拥挤,不容外出,急不可耐,竟脱一袜为溺器,就座次溺之,亦可见来宾之盛矣。” ​

4月3日 20:50转发|评论

《民国野史》载:叶恭绰父六十一大寿,北京名伶演于湖广会馆,十八出戏中梅兰芳独演五出,梅说:“今日戏提调为冯五爷,冯与我交最深,不能不多尽义务”。有某督办庄某,“是日亦与此盛典。方梅伶登台时,急欲小遗,而左右拥挤,不容外出,急不可耐,竟脱一袜为溺器,就座次溺之,亦可见来宾之盛矣。” ​

4月3日 20:49转发|评论

读过《袁崇焕集》 我的评分:★★★★ “谤市奈何归蓟北,忠魂空自守辽东”。http://t.cn/RRvTSmz ​

4月2日 07:19转发|评论

读过《清代野记》 我的评分:★★★ 趣味性较强,一些典故也在别处读过。http://t.cn/RnDmyrX ​

4月2日 07:13转发|评论

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又起来了! ​

4月1日 07:29转发|评论

读过《川端康成与中国易学》 我的评分:★★★ 感觉这个题目固然视角有趣,但是展开之后比较勉强,说服力不强。http://t.cn/RqQ74Dv ​

4月1日 05:54转发|评论

在读《明末清初时事小说研究》http://t.cn/RnA3rZ8 ​

3月16日 01:07转发|评论

在读《风雪定陵》http://t.cn/RcwhmFs ​

3月16日 01:07转发|评论

《新华秘记》载:袁家入新华宫时,克文见流水音“构造有巧思。其下疏石引泉,天然成韵,最足助吾研究音律之兴味”。梅兰芳曾时时惠顾流水音的皮黄会,而克定“亦爱梅郎甚,闻其私访老二,必起酸化作用……梅郎恐蹈左右做人难之辙,踪迹因之渐疏”。克文知后对梅说:“宁我移樽就教,毋令君歧路亡羊。” ​

3月9日 23:47转发|评论

徐延昭:“(二黄散板)杨大人看过功劳簿。”杨波:“千岁,这功劳薄上并无有奸贼的名字!”李良:“喏喏喏,老夫的名字,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未予显示。” ​

3月1日 22:17转发|评论

在读《新华秘记》http://t.cn/REXzbkf ​

3月1日 21:34转发|评论

在读《袁崇焕集》http://t.cn/RRvTSmz ​

2月8日 21:26转发|评论

休假两周,立春后回来。网站暂停更新,邮件也将无法及时回复。 ​

1月17日 12:07转发|评论

读过《The Ultimate Guide to Vintage Transformers Action Figures》 我的评分:★★★★ 尽管满纸的图片,仍嫌图片太少。看着图,能帮助回忆起小时候见到的一些实体玩具,那些真是经典的设计。http://t.cn/RJj6fye ​

2017-12-29 10:35转发|评论

读过《春明外史(上中下)》 我的评分:★★★★ 真是让人唏嘘的结局。原以为李冬青回来那节只是杨杏园病中的一段南柯,谁想杨先生就真的呜呼哀哉了。因为整本书是各种奇闻轶事贯穿而成,加之又是连载,并非每段都是好看,但涉及杨杏园的两段情感,写得还是很不错的。http://t.cn/RcTJ1IB ​

2017-12-29 10:24转发|评论

读过《郑振铎集》 我的评分:★★★★ 长短诸篇都很有意思,比如“俗文学”的概括、“伍子胥”和“伍云召”的比较、三国演义的演化等,都是不错的选题和文章。唯一从主观情感上不太能接受的一个论点是,郑老认为中国的戏曲是从印度发源而来。http://t.cn/RHt4PdH ​

2017-12-27 10:45转发|评论

再说林冲踏着那瑞雪,迎著北风,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开了锁,入内看时,只叫得苦。原来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因这场大雪,救了林冲的性命:那两间草厅己被钻烟囱的圣诞老人压倒了。 ​

2017-12-25 08:24转发|评论

《清代野记》载:张文祥刺马后,“上海戏院编出《刺马传》全本,皖抚英翰闻之,亟函请上海道涂宗瀛出示禁止,并为马请祠请谥,铺张马之功几与曾、胡埒,裕庚手笔也。英与马同官安徽,有休戚相关之谊云。厥后乔勤恪有七律咏其事,末二句云:‘群公章奏分明在,不及歌场独写真。’” ​

2017-12-18 22:21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