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纪左恪靖侯轶事》载:左宗棠晚年督闽,遇元旦,曰:“今年不准过年,要出队!洋人乘过年好打厦门……”适总督杨昌浚贺年,曰:“洋人怕中堂,自然不来。中堂可不去。”左曰:“此言哪可靠?我以四品京堂打浙江长毛,非他们怕我!打陕甘回子,打新疆回子,都非他们怕我!还是要打。怕是打出来的!” ​

9月7日 01:00转发|评论

#姚东藩说#他在#郭松龄反奉#时见过一封张学良写给郭松龄的亲笔信,信被郭原件退回,并“加了眉批、句批,最后半页批写得更密”。记忆中,大略有郭批:“内战不息,民不聊生,国几不国矣,谁为祸首?”张信说:“我们相处如家人父子手足。”郭批:“你有我这么大的儿子吗?” ​

9月4日 08:47转发|评论

#姚东藩说#:#郭松龄反奉#时,张学良给王树常的电话中说,郭军的先头旅长高纪毅叫他回沈阳等着,“真可恨”。张作霖正在王树常身旁,问:“谁?”王说:“高纪毅。”#张作霖说#:“你看他用的人连名字都咬嘴,什么记忆的不记忆的。” ​

9月4日 08:46转发|评论

据东北军的#姚东藩说#:#郭松龄反奉#时,有两种人感到自危。“一种是属于郭松龄清君侧电所清的对象和与这些对象有关联的人;一种是素与郭有关系,怕扣上通郭罪名”。彼时#张作霖说#:“告诉那些官们的家属,好好过日子,罪犯是郭逆一人。他们家的人是我的部下,缺柴少米的,给他们送去。” ​

9月4日 08:45转发|评论

1948年初,四维戏校排演田汉新作《琵琶行》,并邀李宗义、白家麟和梁小鸾参加演出。李和白是AB角的郭霁青。饰郭女的#谢锐青说#:演逃难的时候,“父亲背着我演的郭英玉跑。李宗义老师背着我跑,我一点都不紧张;可是白家麟背着我跑,我特紧张,因为他身上有戏,浑身哆嗦,我老怕把我摔下来。” ​

8月24日 20:57转发|评论

袁克文为芙蓉草(赵桐珊,号醉秋)所作嵌字联:“桐柏秋吟,芙蓉夏醉;珊瑚冬艳,草木春芳”。 ​

8月21日 21:20转发|评论

方地山有集句联:“更能消几番风雨;收拾起大地山河”。上联出辛弃疾词,下联出《惨睹》曲。 ​

8月21日 20:17转发|评论

#郑逸梅说#袁克文演《惨睹》之建文帝,“触及自己身世,沉郁苍凉,回肠荡气。方地山听之,为之潸然下涕”。袁之戏照刊于《游戏新报》,范君博题诗云:“有脚不踏河北尘,此身即是建文身。闲僧满腹兴亡史,自谱宫商唱与人。” ​

8月18日 23:26转发|评论

在《洹上私乘》自述中,#袁克文说#:“维岁庚寅,克文生于朝鲜汉城。降之日,先公假寐,梦朝鲜王以金链锁引巨豹来赠,先公受之,系豹堂下,食以果饵。豹忽断链,直窜入内室。先公惊呼而觉,适生文。先生母亦梦一巨兽,自外奔入,向己跃搏……先公遂赐名曰文,命字曰豹焉。”袁克文,字豹岑。 ​

8月17日 21:34转发|评论

《佛门点元》中,李定邦两口子的神经都够大条的——李夫人:“将妾身唤出,有何话讲?”李定邦:“只因你我夫妻,年将半百,膝下无子女,因此烦闷。特请夫人出堂,闲谈散闷。”李夫人:“老爷,你怎么还不知道么?妾身怀孕,已将十月。不久就要分娩。”[生病] ​

8月9日 20:44转发|评论

《八代谈薮》载:“后魏高祖名子曰恂、愉、悦、懌。崔光名子勵、勗、勉。高祖谓光曰:‘我儿名旁皆有心,卿儿名旁皆有力。’答曰:‘所谓君子劳心,小人劳力。’上大嗟悦。”又《魏书·崔光传》载,“光十一子,勵、勗、勔、勸、劼、勊、勍、劬、勩、勦、勉。” ​

8月5日 09:47转发|评论

高庆奎把老三麻子请到北京华乐园演出,那会儿高盛麟八岁,坐在后台看戏,对于故事不太懂。一次高庆奎前场《洪羊洞》的杨六郎,后面在老三麻子的《过五关》中去普净,高盛麟看着“只知道是一个黪胡子的老头死了,后来又活了,出家当和尚了”。 ​

8月3日 20:34转发|评论

日月如梭去如风,人生一世枉劳形。富贵皆是前生定,到头只怕一场空。#京剧引子、定场诗、对儿#《宝玉出家》贾政定场诗。 ​

8月2日 22:07转发|评论

“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大力管道疏通机! ​

7月12日 10:01转发|评论

数载留心观战书,一举便升凤凰池。胸中志气高千丈,盖世英雄七尺躯。#京剧引子、定场诗、对儿#《九江口》徐达定场诗。 ​

7月8日 03:38转发|评论

问:二向箔打击为什么是毁灭性的?答:因为它把什么都扁平化管理了。 ​

6月27日 09:10转发|评论

程婴:“(二黄散板)苟奸贼做此事天怒人怨,这冤仇到如今一十五年!”赵武:“听爹爹之言,那孤儿还在么?”程婴:“在呀!如今已然长大成人,文武双全。”赵武:“既是文武双全,为何不与他全家报仇?”程婴:“怎奈那奸贼势力浩大!”赵武:“哦?他、他、他的势力浩大?”程婴:“还会删帖哩!” ​

6月24日 09:48转发|评论

《伊索寓言》:一只乌鸦从一扇窗边抢来一块奶酪,他飞上高树,准备享用他的美味。一旁的狐狸看到了,也想吃这块奶酪,于是想出一个办法。狐狸说:“爸爸!”乌鸦说:“哎!”异史氏说:“贪小便宜要吃大亏。” ​

6月17日 08:06转发|评论

公差加休假,断网到下周末。网站暂停更新。 ​

5月31日 20:18转发|评论

在东渡日本的欢迎会上,#章太炎说#:遇到困苦百折不回孤行己意,非神经病断不能如此,“所以古来有大学问成大事业的,必得有神经病……为这缘故,兄弟承认自己有神经病,也愿诸位同志人人个个都有一两分的神经病……不怕有神经病,只怕富贵利禄当面现前的时候,那神经病立刻好了,这才是要不得呢!” ​

4月5日 09:30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