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斩黄袍》和《贺后骂殿》来论,赵光义应该把陶三春当奶奶辈儿的侍奉起来。 ​

11月15日 10:34转发|评论

#包天笑说#孔学被质疑,据传是位洋教士倡“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为愚民术。与蒯光典谈及,#蒯光典说#:“这是孔子的明白国家的政治,世界各国无论哪一国号称民主的国家,都是民可使由不可使知的。不必用句读给他辩护。说到传教士倡此说以诋孔,尤为可笑,他们的教会就是一个‘可由不可知’的大本营 ​

10月27日 21:00转发|评论

#包天笑说#以前旅行,行李累赘,除了带铺盖等,还要带便桶。“苏州人不能似北方人那样上厕所、登野坑,而必须要有一个马桶”。常出门的还有带夜壶箱的。苏州出的考究,似小书箱,中置夜壶,上有抽斗可放笔墨信笺,门上还刻字。有位老先生的刻了句古诗“诗清都为饮茶多”,问何解?答“诗”“尿”同音。 ​

10月19日 21:16转发|评论

包天笑四十多岁在北京遇到一位以相术著名的陈梅生先生,说包的手可以发财。包问发多少?陈说可得百万。#包天笑说#他当时正在穷困,从不做发财梦,也就付之一笑。谁知“到了民国三十七八年,通货膨胀,什么法币咧,金圆券咧,我偶然写写小说、杂文,一摇笔稿费就是百万圆,或不止百万圆呢。” ​

10月17日 20:48转发|评论

#包天笑说#他小时候,“苏州有一个禁令,城里只许唱昆剧,不许唱京戏。所以京戏到苏州来,只许在城外普安桥那个戏馆里唱。苏州当时的戏剧,以昆剧为正宗,其余所谓京班、徽班等等,都好像野狐禅、杂牌军一般。” ​

10月17日 20:47转发|评论

转一个。顺祝中秋快乐!

北冥乘海生 :双节之际,来点儿额勒金德的!家中尚余《计算广告》五册,现全部签名赠予读者。另外,本次赠书除了签名,还将加盖新制“大数据仁波切”印信,为世间仅有!欢迎转发,我们将于10.16日晨在转发者中抽取五名获奖读者!请关注我们留意结果。 ​

10月4日 21:21转发|评论

东北国民军第四军军法处长#高问樵说#:#郭松龄反奉#前,曾与李景林、张学良三人结拜,“自号小桃园。而张学良曾与郭密谋,命郭松龄暗杀李景林,并取代其职位。郭松龄未表示同意。在话后,二人同往李景林督署,值李昼寝,张学良用纸捻戳弄李景林鼻眼以为戏,谈笑很亲密。郭松龄由是鄙视张学良之为人” ​

9月30日 10:41转发|评论

#侯宝林说#他说相声有个口头语儿“是不是?”没几句就问郭启儒“是不是?”自己没感觉,郭也没感觉。后来被观众指出后,觉得不好就改了,但没改好,改说“怎么样?”。他说:“因为我说相声爱说即兴的词儿,我说着话,脑子里老想该组织个什么语言来反映个什么问题,于是就要说句口头语来填补空白。” ​

9月30日 10:20转发|评论

#侯宝林说#:“我说《空城计》相声,里面有个端片儿汤进剧场的片段,那是我从马三立先生那里学来的。马先生说《挂票》中间有这个片段,我拿过来搁在这儿,我认为比搁在《挂票》里边合适。” ​

9月29日 20:44转发|评论

#侯宝林说#以前说相声拜师,得请说评书的、唱莲花落的、变戏法的、练把式的这四门的师傅到场,一门来一位。因为这几门分不开:单口相声里有评书的因素,评书里也有相声的因素;唱莲花落的有“说口”,莲花落里一些有用的部分也被改编成相声;练把式和变戏法前面都有“说”的部分,不然几分钟就完了。 ​

9月22日 21:07转发|评论

#侯宝林说#:“我的这种道德观念是从哪儿学来的呢?完全听书、听戏学来的。我没念过书,没有从书本上学过什么无产阶级道德观之类的学问。但我从戏词里和老百姓的谈话里,知道了‘受人家滴水恩,必当涌泉答报’这些朴素的道理。我觉得做人应当这样,我就这样去做。” ​

9月21日 21:17转发|评论

据《纪左恪靖侯轶事》载:左宗棠晚年督闽,遇元旦,曰:“今年不准过年,要出队!洋人乘过年好打厦门……”适总督杨昌浚贺年,曰:“洋人怕中堂,自然不来。中堂可不去。”左曰:“此言哪可靠?我以四品京堂打浙江长毛,非他们怕我!打陕甘回子,打新疆回子,都非他们怕我!还是要打。怕是打出来的!” ​

9月7日 01:00转发|评论

#姚东藩说#他在#郭松龄反奉#时见过一封张学良写给郭松龄的亲笔信,信被郭原件退回,并“加了眉批、句批,最后半页批写得更密”。记忆中,大略有郭批:“内战不息,民不聊生,国几不国矣,谁为祸首?”张信说:“我们相处如家人父子手足。”郭批:“你有我这么大的儿子吗?” ​

9月4日 08:47转发|评论

#姚东藩说#:#郭松龄反奉#时,张学良给王树常的电话中说,郭军的先头旅长高纪毅叫他回沈阳等着,“真可恨”。张作霖正在王树常身旁,问:“谁?”王说:“高纪毅。”#张作霖说#:“你看他用的人连名字都咬嘴,什么记忆的不记忆的。” ​

9月4日 08:46转发|评论

据东北军的#姚东藩说#:#郭松龄反奉#时,有两种人感到自危。“一种是属于郭松龄清君侧电所清的对象和与这些对象有关联的人;一种是素与郭有关系,怕扣上通郭罪名”。彼时#张作霖说#:“告诉那些官们的家属,好好过日子,罪犯是郭逆一人。他们家的人是我的部下,缺柴少米的,给他们送去。” ​

9月4日 08:45转发|评论

1948年初,四维戏校排演田汉新作《琵琶行》,并邀李宗义、白家麟和梁小鸾参加演出。李和白是AB角的郭霁青。饰郭女的#谢锐青说#:演逃难的时候,“父亲背着我演的郭英玉跑。李宗义老师背着我跑,我一点都不紧张;可是白家麟背着我跑,我特紧张,因为他身上有戏,浑身哆嗦,我老怕把我摔下来。” ​

8月24日 20:57转发|评论

袁克文为芙蓉草(赵桐珊,号醉秋)所作嵌字联:“桐柏秋吟,芙蓉夏醉;珊瑚冬艳,草木春芳”。 ​

8月21日 21:20转发|评论

方地山有集句联:“更能消几番风雨;收拾起大地山河”。上联出辛弃疾词,下联出《惨睹》曲。 ​

8月21日 20:17转发|评论

#郑逸梅说#袁克文演《惨睹》之建文帝,“触及自己身世,沉郁苍凉,回肠荡气。方地山听之,为之潸然下涕”。袁之戏照刊于《游戏新报》,范君博题诗云:“有脚不踏河北尘,此身即是建文身。闲僧满腹兴亡史,自谱宫商唱与人。” ​

8月18日 23:26转发|评论

在《洹上私乘》自述中,#袁克文说#:“维岁庚寅,克文生于朝鲜汉城。降之日,先公假寐,梦朝鲜王以金链锁引巨豹来赠,先公受之,系豹堂下,食以果饵。豹忽断链,直窜入内室。先公惊呼而觉,适生文。先生母亦梦一巨兽,自外奔入,向己跃搏……先公遂赐名曰文,命字曰豹焉。”袁克文,字豹岑。 ​

8月17日 21:34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