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号里的“龄”应该是“绫”才对。不过瑕不掩瑜,封建迷信的逻辑性真是强啊!好东西。 ​

12月4日 09:17转发|评论

《粟香二笔》载:“翻书房某公国书(豆按:满文)为今时第一,恭、醇二王以折扇命书。次日写毕进呈,王阅之,起首乃黑狗二字。时童薇研总宪同在南书房,王顾童曰:‘古来文字,从未有黑狗二字起首。’童应声曰:‘当是《前赤壁赋》耳。’王续读后文,果是。盖国书无壬字,以黑为水,以戌为狗也。” ​

11月6日 21:58转发|评论

《粟香二笔》载:“寒山问拾得曰:‘世人谤我,欺我,诟我,笑我,害我,轻我,骗我,辱我,如何处之?’拾得曰:‘我只是忍他,让他,耐他,由他,避他,敬他,不理他,再过几年看他。’金溪李登斋曰:‘但惜其多末后一语,哪得闲工夫去看他。’” ​

10月31日 22:12转发|评论

遁世两周半,网站暂停更新。🎈 ​

9月24日 09:12转发|评论

《粟香随笔》载:“茘枝,‘茘’字从‘艹’,从‘刕’,不从‘劦’。‘刕’音离,割也。‘劦’音协,同力也。‘茘’字固当从‘刕’。” ​

9月9日 21:02转发|评论

《粟香随笔》载某人自挽联,云:“百年一刹那,把等闲富贵功名,付之云散;再来成隔世,是这样夫妻儿女,切莫雷同”。题额:“这回不算”。 ​

9月7日 03:42转发|评论

在读《粟香随笔》http://t.cn/RYWw8Yn ​

9月7日 03:38转发|评论

赵惟熙《白帝城吊昭烈帝》:隆准儿孙本出群,朝端争识左将军。不将鱼水同诸葛,肯以英雄让使君。龙凤果然归一主,江山从此定三分。翠华已去秋江冷,宫殿荒凉对暮云。 ​

9月5日 22:52转发|评论

《伶史·刘鸿升本纪第八》:“吾尝相鸿升之面矣。其眉若蹙,其目若泣,其面若丧,其领若仄,头低而难平视,足蹩每欲蟹行,充其量只能以丐终也。及闻其歌,乃叹曰:‘鸿升之富,其在喉乎!其在喉乎!’” ​

9月4日 07:27转发|评论

《伶史·侯俊山本纪第七》:有某词臣与侯交最稔,以其貌美,乃忽生奇想,为作一剧。俾侯状一女盗而男装者,桃腮樱吻,被以赤髯,乃益形其美,即今之《辛安驿》是也。 ​

9月3日 21:09转发|评论

《伶史·侯俊山本纪第七》:“初,内廷供奉皆徽班中人,秦腔名优无一当选,有之惟俊山一人。其蒙圣眷,尤不亚于鑫培。鑫培固能邀孝钦宠,至德宗则深恶之,谓其无学,与阉宦等;而殊喜俊山,以俊山识字也。德宗尝自命题,使俊山破之,亦通顺类秀才文。” ​

8月29日 08:01转发|评论

《伶史·谭鑫培本纪第五》:谭鑫培“每当坐困时,辄追念杨月楼、俞润仙,以为有子。尝叹曰:‘生子当如杨小楼。若吾儿者,豚犬也。’其晚年之牢骚,盖如此焉。” ​

8月24日 09:07转发|评论

《伶史·谭鑫培本纪第五》:程长庚令谭鑫培改武小生为武老生,说:“子唱武小生所以不能得名者,以子貌寝而口大如猪喙也。今悬髯于吻,则疵瑕尽掩,无异易容。更佐以歌喉,当无往不利。惟子声太甘,近于柔靡,亡国之音也。我死后,子必独步,然吾恐中国从此无雄风也。奈何!奈何!” ​

8月24日 09:05转发|评论

在读《伶史(外四种)》http://t.cn/RQsdmVl ​

8月21日 22:21转发|评论

才知道,原来我国首位铁路总工程师詹天佑,有一位弟弟叫詹天佐。 ​

6月20日 08:50转发|评论

在读《苏少卿戏曲春秋》http://t.cn/RI2qBGE ​

4月9日 23:10转发|评论

《姑苏志》载:司财神的玄坛,“姓赵名朗,字公明,赵子龙之从兄弟”。(*´Д`*) ​

4月4日 20:48转发|评论

读过《审讯汪伪汉奸笔录》 我的评分:★★★★ 汉奸的自供确是极尽诡辩之能,千方百计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动辄“中日协力”、“保存国家元气”的说辞已让人看到呕吐了。若无检方罗列之铁证,单看一面之词,其欺骗性还是很大的。“某逆某某”看起来很解气,这种用法及“窃...http://t.cn/R1eXle6 ​

4月4日 09:00转发|评论

1928年,国府委员经亨颐提案废除故宫博物院。其提案认为“故宫博物院”从名称上就不妥,“‘故’字觉得很有怀念的意思,例如古碑,什么故什么将军之碑,以及故乡的故字”,而博物院之“博”亦不能担。另外为什么要重视皇宫物品?那“不过是天字第一号逆产”。建议废除博物院,改“废宫奢品陈列所”。 ​

3月28日 08:17转发|评论

刘备:“诸葛亮啊!”诸葛亮:“肿么样啊?”刘备:“此去过江,你把孤,唉,害肿了!” ​

2月26日 21:26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