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征峰:夫妻债务规范的层次互动体系——以连带债务方案为中心 | 前沿 一旦承认婚姻具有改变夫妻双方财产权属状态的效力,婚后所得共同制就无法摆脱处理夫妻债务的难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刘征峰教授在《夫妻债务规范的层次互动体系——以连带债务方案为中心》一文中指出,夫妻债务规范体系的核心问题 ​

8月21日 21:10转发|评论

孙良国:违约方应否享有合同解除权?| 前沿 违约方应否享有合同解除权是我国民法典合同编编纂中的核心争议问题。这一问题的实质是,在特殊情况下违约方能否以及如何摆脱合同约束。对此,吉林大学法学院孙良国教授在《违约方合同解除的理论争议、司法实践与路径设计》一文中,梳理了相关理论争议和司法 ​

8月19日 11:08转发|评论

钱玉林:商法漏洞的特别法属性及其填补规则 | 前沿 民法与商法的关系是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应依照“特别法优先”的法律适用原则。但当出现商事特别法漏洞时,是适用民事基本法的一般规则填补漏洞,还是将其作为商事法上的漏洞去填补?对此,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钱玉林在《商法漏洞的特别法 ​

8月14日 23:17转发|评论

李坤刚:“互联网+”背景下灵活就业者的工伤保险问题研究 | 前沿 我国新型“互联网+”下的灵活就业人数在以较快的速度增加,而人工智能将导致就业进一步灵活化,故建立灵活就业者工伤保险符合就业的当前需要和未来趋势,但该制度设计存在诸多难点。安徽大学李坤刚教授在《“互联网+”背景下灵活就 ​

8月10日 18:43转发|评论

丁晓东:《马的法律:网络空间可以教给我们什么》导读 | 实录 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感受到网络带来的冲击,一方面我们的生活变得非常便捷,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因此对很多问题产生困惑——数据之争、平台性质、公平竞争的问题等,这些问题对我们的社会生活提出很多挑战。我们一方面希望能够理解这些新的事 ​

8月8日 01:07转发|评论

姚志伟:网络服务提供者公法审查义务困境之破解 | 前沿 网络服务提供者审查义务是指网络服务提供者应主动积极地采取行动,包括采取合理措施检查用户提供的内容是否违法,发现违法时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制止。我国现行立法关于网络服务提供者审查义务的规定存在“悖论式并行”现象,即以《侵权责任法》第3 ​

8月6日 08:49转发|评论

姚辉、叶翔:意思表示的解释及其路径——反思与重构 | 前沿 《民法总则》第142条以意思表示是否存在相对人为标准,对意思表示的解释目标进行二元区分,这不仅可能导致表意人和相关人的利益难以调和,也与司法实践的现实有所错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姚辉教授、博士研究生叶翔在《意思表示的解释及其路 ​

8月4日 16:55转发|评论

王建文:论我国股东知情权穿越的制度构造 | 前沿 随着经济发展和营商环境改善,母子公司架构、集团公司模式大量涌现,部分企业甚至形成了金字塔式控制结构,母子公司架构下的母公司股东权益缩减问题日益突出。对此,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王建文教授在《论我国股东知情权穿越的制度构造 ​

8月2日 10:35转发|评论

王利明:论民法典物权编中居住权的若干问题 居住权属于用益物权,也是具有人身属性的人役权。民法典物权编拟增加居住权制度回应社会的现实需求,值得肯定,租赁制度无法替代其制度功能。设立居住权能够完善住房保障体系,提升房屋的利用效率,有助于应对老龄化的挑战、保障拆迁安置住户的居住权益以及 ​

7月30日 18:52转发|评论

蔡睿:吸收还是摒弃:违约方合同解除权之反思 | 前沿 最高人民法院在公报案例“新宇公司诉冯玉梅商铺买卖合同纠纷案”中,创造性地支持了违约方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然而,针对违约方能否享有法定解除权这一问题,司法界和理论界均存在观点的分歧。我国主流学说以违约场合仅有守约方享有法定解除权为 ​

7月28日 11:15转发|评论

叶名怡:“共债共签”原则应写入《民法典》| 前沿 夫妻共同债务判定规则是婚姻法核心内容。2018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法释[2018]2号)确立的“共债共签”原则受到了社会广泛好评,但仍有一些不同意见。最主要的一项反对理由是:为何夫妻一方 ​

7月25日 21:51转发|评论

蒋舸:《反不正当竞争法》网络条款的反思与解释——以类型化原理为中心 | 前沿 2018年生效的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引入了被称为网络条款的第12条。该条款意图在立法层面固定司法判例对某些网络竞争行为的否定评价,属案例群类型化思路的典型体现。但是,立法缺乏对“立法为什么要类型化”这一元问题的 ​

7月24日 12:49转发|评论

任重:从夫妻共同财产执行看民事诉讼法教义学下的“执行难”| 前沿 破解“执行难”是各级人民法院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也是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努力之下,“执行难”已经从“社会病”开始逐步回归“法律病”。在大力解决“执行难”的工作中,还应当对被执行人以及案外人的实体和程序权利 ​

7月21日 22:06转发|评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废止部分司法解释(第十三批)的决定 为适应形势发展变化,保证国家法律统一正确适用,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和审判实际需要,现决定废止103件司法解释(目录附后)。废止的司法解释自本决定施行之日起不再适用,但此前依据这些司法解释对有关案件作出的判决、裁定仍然有效。本决定自2019 ​

7月19日 17:49转发|评论

徐涤宇:论非常态缔约规则 | 前沿 非常态缔约模式指,合同条款多由一方当事人(通常为企业经营者)事先拟定,而由相对人决定是否接受。此种缔约方式动摇了经个别磋商而议定合同条款的意思自治之根基,从而使得其成为法院对合同条款进行司法控制或审查的重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徐涤宇教授在《非 ​

7月17日 22:40转发|评论

王家福教授讣告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八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三届、第四届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首届“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原中国民法经济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会 ​

7月14日 09:56转发|评论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次审议稿)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于2019年6月25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二审。2019年7月5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次审议稿),邀请公众提出意见和建议,征求意见的时间为2019年7月5日至2019年8月3日。 ​

7月5日 21:36转发|评论

朱虎:债法总则体系的基础反思与技术重整丨前沿 http://t.cn/Ai03kFMp ​

7月4日 12:56转发|评论

孙也龙:医疗决定应由谁代理?| 前沿 http://t.cn/EJnrk0A ​

3月29日 00:22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