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贵州43斤女孩没收过45万捐款# 筹款方却称交至手上】 1月13日,贵州43斤贫困女大学生吴花燕因病去世,生前最后的愿望是春节添置几件新家具和弟弟过个好年。此前吴花燕的故事经报道后,一些慈善机构纷纷筹钱,某短视频账号为吴花燕筹集45万元,在吴花燕并未收取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发布视频称,“已将 ​

1月15日 09:15转发|评论

在历史的地基下面,不断塑造和退旧出新的是英雄主义。 ​​​

2019-12-30 00:53转发|评论

【静听• 岁月】 这两年在阅读刘亮程的著作,于旧年,巧合连接上了《丝绸之路》这首歌,前前后后估计听了三五十次或+?不知为什么,就是感觉好美。或许因为是它让人想到高远的天空?想到无 垠的大地?又或许它让人想到村落、吹烟、牛群与溪流绕过的稻田?又或许是一些回不去 的梦与一股指向遥远未来的 ​

2019-2-24 16:07转发|评论

央视著名主持人宋英杰发的这条微博引发国内许多人的兴趣与讨论。 ​

2018-7-22 17:41转发|评论

生命的尽头,就像人在黄昏时分读书,读呀读,没有察觉光线渐暗;直到他停下来休息,才猛然发现白天已经过去,天已经很暗,再低头看书却什么都看不清了,书页已不再有意义。——摘自《作家笔记》【英】毛姆(W. Somerset Maugham)著 P81页 陈德志 陈星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5年08月版) ​

2018-7-21 21:34转发|评论

我发现,凡是没有经过文学启蒙的,直白地说,也就是从来不看文学作品,不看小说不读诗的,仅仅靠政论杂文与博文,甚至微博上的只言片语而“觉醒”的青年人,不但浮躁不堪,而且根基薄弱得随时会随风而去,有时他们看到另外一句话而左右摇摆甚至突然转向。当今的启蒙,虽然因资讯与科技的发达而有了新的 ​

2018-7-21 20:53转发|评论

一个人年岁渐长,他便会变得较为沉默。人年轻时渴望向外面的世界吐露心声;他感觉自己同他人情同手足,想要投入他们的怀抱,觉得他们也会接纳自己;他向他们敞开自己的心怀,好让他们接受自己,他也想洞察他们的心迹;他的生命就像河水汇入大海一样融入其他人的生命之中。但是渐渐地,驱动他做这些事情 ​

2018-7-20 23:05转发|评论

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土地是墓地。墓地下安葬着的是那些未能成书的小说,永远没有机会创立的企业,不可能再言归于好的关系,以及人们曾经想过的其他所有事情。他们此前曾经想着等明天再来处理这件事情。但有一天,他们再也没有了明天。到那时,纵有千般梦想,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永埋于地下…… ——摘 ​

2018-7-19 21:58转发|评论

人生吧,有人说:0岁出场,10岁成长;20为情彷徨;30基本定向;40拼命打闯;50回头望望;60告老还乡;70搓搓麻将;80晒晒太阳; 90躺在床上;100挂在墙上。人生吧,有人如是说。 ​

2018-7-19 21:57转发|评论

“你们当然都不会快乐,因为你们的活,只是由于恐惧、由于等待、由于不得已的责任,却不由于理想。人若失去了理想,就不可能活得快乐。”——摘自《萤窗小语》刘墉著P57(接力出版社,2012年10月第1版) ​

2018-7-15 23:50转发|评论

人在成年之后的种种执与迷,多半是在为童年还愿,你童年缺失什么,成年后就会追逐什么,童年受到了怎么的扭曲,成年后就会加倍地反弹。 ​

2018-7-15 23:48转发|评论

工人靠体力劳动换取生存资料,文人靠立言换取生存资料,二者劳动的动机是一致的。(P103页)三百年前讲四书五经的人,一百年前讲声光化电的人,五十年前讲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人,二十年前讲市场经济的人,今天讲普世价值的人,都俨然权威姿态……(P170页)——摘自《圈子决定格局:民族文化是民族利 ​

2018-7-13 13:38转发|评论

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的思想,无论正见,还是谬论,其影响深远,为常人所难料。但平心而论,唯有这些思想,才是支配世界的力量。自命远离书本的实践家,往往是某位过去经济学家的理论仆从。而自称天佑神助的政坛狂人,究其妄念来源,也无非是来自于几年前流行一时的某位三流学者。我坚信,纵使根深蒂固的 ​

2018-7-12 20:12转发|评论

“上帝创造人,人创造机器人,人可以怀疑上帝,为什么机器人不可以怀疑人?”——摘自托马斯·赛德拉切克《善恶经济学》第355页 ​

2018-7-11 21:57转发|评论

分别了半个世纪的少年故友,在耄耋之年相逢,当彼此相视之瞬间,涌出来的所有主要的情感便是,但觉整个生活,均属失望。因此,在这两个人追思往事之时,儿时的生活尽现眼前,像就是在晨光照耀之中,一切都呈现出玫瑰色,其满足之情令人欣羡,生活给予我们的希望是何其多啊,——然而到后来,在我们这些 ​

2018-7-10 21:29转发|评论

2007年元月我去了神六基地,我特别体会到没有时间,没有是非,没有空间的侠的意境。我们在戈壁滩上,坐在牛尸骨架子上,手里拿着刀片着牛心,旁边熬着汤,热气泛起向天空散漫开去,我突然就感觉到自己和身边的人很像金庸小说中的侠,好享受。侠一定是自由的,没有身份,没有时间,一切皆随心性。心到人 ​

2018-7-6 10:08转发|评论

那老僧续道:“本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这道理本寺僧人倒也并非人人皆知,只是一人练到四五项绝技之后,在禅理上的领悟,自然而然的会受到障碍。在我少林派,那便叫做‘武学障’,与别宗别派的‘知见障 ​

2018-7-4 14:27转发|评论

“默默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这是哈姆雷特提出的一个关于行为的二律背反难题,但与那个丹麦王子在反复比较和过于复杂的推理之后才能作出选择完全不同,在俄罗斯人这里答案无疑是十分明确的。——摘自《苦难美学》刘士林 ​

2018-6-21 22:04转发|评论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他才明白,一个人最初和父亲相象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 ——摘自《霍乱时期的爱情》【哥伦】加西亚·马尔克斯著 P194页 杨玲 译(南海出版公司,2012年09月版) ​

2018-6-17 15:42转发|评论

所谓诗酒趁年华,也只有青春鼎盛之时才敢于挥霍时光,一醉求欢。十年之后,再去回首,只觉红尘如梦,我们不过在梦里做了一场春朝秋夕的沉迷。(P34页)一直喜欢王维诗中的意境:行致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们背着沉重的行囊奔走于江湖,看着行色匆匆的脚步,从来不问为什么,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停留。当 ​

2018-6-16 15:49转发|评论